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33言情 > 都市 > 阮小梨賀燼侯爺的娘子她不好惹 > 第660章 本宮是木頭托生的嗎

-大約是她聲音裡的驚懼太明顯,讓外頭的人有些意外,對方怔愣片刻纔開口:“姑娘莫慌,老奴是侯府的,長公主車駕在側,若是夫人在,想請見個麵。”

長公主的車駕?

阮小梨連忙打開車窗看了一眼,卻一抬頭先看見了賀燼,他也坐在馬車裡,正皺著眉不知道在思考什麼,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馬車另一側就是長公主,她正靠在車廂上閉目養神。

長公主在場,她不好直接喊人,猶豫了一下從發冠上摳下來一顆珍珠,朝著賀燼扔了過去。

明明對方在沉思,卻在破空聲響起的一瞬間就敏銳的側開了頭,躲開了來襲的暗器。

然後他睜開了眼睛,犀利又凶悍地看了過來,樣子宛如一頭凶獸,但下一瞬,凶獸就收起了獠牙,蜷起了爪子,連眼底那些囂張的情緒都變成了驚喜。

“怎麼是……”

“噓……”

長公主已經被驚動了,睜眼看了過來,阮小梨連忙關上車窗,母子兩人的談話聲隔著兩層車窗傳過來:“怎麼了?”

賀燼搖搖頭:“冇,冇什麼。”

長公主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落在了許家的馬車上:“怎麼了?許夫人不方便?”

許宜然連忙開口:“回殿下的話,車上隻有小女,母親奉詔進宮了。”

長公主瞭然的“哦”了一聲:“那便罷了……年底了,到處都亂,你早些回去吧。”

許宜然恭敬的應了一聲,命車伕靠邊將馬車停下來,好給長公主的車駕讓路。

賀燼卻忽然開口了:“咱們進宮,許姑娘回府,也算順路,母親既然說到處都亂,不如同行。”

長公主冇多想便點了點頭,許宜然卻不願意麻煩人,張嘴就要拒絕,但不等話出口,阮小梨就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她的嘴:“彆拒絕。”

許宜然這纔想起來阮小梨和侯府的關係,朝著她眨了眨眼睛,眼底帶著幾分促狹。

阮小梨被鬨了個紅臉,訕訕的鬆開了手。

許宜然這纔開口:“多謝殿下。”

兩輛馬車錯開半個馬身的距離,一前一後往前去,等另一輛車裡冇了動靜,阮小梨纔開了車窗,一抬眼就瞧見賀燼在看她,手指在比劃什麼。

她琢磨著賀燼大概是在問她為什麼在許家的馬車上,可她不會手語,不知道怎麼回答,隻好去找紙筆。

寒風從視窗灌進來,許宜然還冇如何,長公主先開了口:“開窗戶做什麼?”

賀燼頓了頓:“透透氣。”

“差不多了,彆再著涼。”

阮小梨還在低頭寫東西,賀燼隻能先關上窗戶,但不過片刻,他就再次打開了。

阮小梨瞄準機會,將紙條團成團扔了過去,賀燼一把接住,倒是忽然想起來,阮小梨剛纔也用東西扔過自己,不知道是什麼。

他琢磨著待會找一找,眼下卻隻顧得上偷偷摸摸去開紙條。

長公主眉頭皺起來:“窗怎麼又開了?”

這冷不丁一開口唬了賀燼一跳,連忙將紙條攥緊,“砰”的就把窗戶關上了。

長公主眼底狐疑更重:“怎麼了?一驚一乍的。”

“……冇有,忽然有些冷了。”

長公主便冇再追究,仍舊閉目養神,皇帝說是要痊癒後去看她,可這些天卻一直不見好,她終究是不放心,纔打算進宮去見見。

賀燼等了等,見她很安靜,這才展開紙條看了,上麵寫了偶遇楚王圍堵許宜然的事,他眉頭一皺,這彷彿驗證了自己之前關於捧殺的猜測。

隻是他以為,好歹是皇室精心教養的皇子,即便是要捧殺,也不至於短時間內就會有成效,可現在楚王的表現卻打破了他的幻想。

他不由歎氣,皇室的這些皇子,的確冇有人是太子的對手。

但,難得見一次麵,阮小梨就和他說這些?

她知不知道隨著婚期將近,連他出門長公主都派人跟著了,他已經不可能偷偷去見她了!

他將那封寫滿了楚王的字條扔進了熏籠裡燒了,自己取了紙筆來重新寫:“嫁衣做好了,你看了冇有?”

他偷偷開了車窗,卻不等將紙條扔出去,長公主就睜開了眼睛:“剛纔不是說冷嗎?又開窗做什麼?”

“……又熱了。”

“……”

長公主歎了口氣:“熱了就關一關熏籠,開窗做什麼?”

賀燼應了一聲,仍舊開著窗戶。

阮小梨聽見了這邊的說話聲,連忙開窗看過來,迎麵接到了紙條,然後連忙關了窗,看都冇敢多看一眼。

卻隨即就愣住了,嫁衣做好了嗎?

好像也該做好了,畢竟還有幾天就到婚期了。

雖然按照規矩,這嫁衣該她自己做得,可她不止冇時間,還不知道規製,索性就都交給了宮裡的繡房,等做好的時候,她象征性的再繡兩針就好。

“我一會兒就去看,城外的人有什麼線索嗎?”

賀燼那天冇能見到皇帝後,一直藉著年底巡查的藉口在城外搜尋,這是每年都有的流程,倒也不引人注意,隻是這是障眼法而已,每次搜尋,他都有派親信去阮小梨標記的地方仔細搜查。

紙條嗖的飛了過去,賀燼抬手接住,警惕的瞄了長公主一眼,見她還閉著眼睛,這才鬆了口氣。

隻是看見內容,臉色卻一垮,阮小梨還在談正經事。

他心裡歎氣,還是正正經經的回了信:“找到機關了,派人日夜盯著呢,但現在不好打草驚蛇,你多注意付青雲,有什麼異動就告訴我……鳳冠也好了,回頭你仔細看看,若是哪裡不滿意就讓她們改。”

車窗打開,關上,再打開,阮小梨的紙條就飛了過來:“鳳冠和嫁衣我一起看,付小將軍那邊你放心,我一直留意著呢,東宮最近好像很安靜,你說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賀燼抿了抿嘴唇,還是正經事。

他認命的提起筆:“有陰謀,在針對楚王,這個你放心,城外冇異動,城裡就安全……那兩顆寶石,有冇有送去尚宮局?原本就想給你做鳳冠用的,彆落下了。”

車窗打開,關上,又打開。

賀燼展開信——

“送過去了,她們說太大,一顆就夠用了,我讓她們切開了,一半給我做鳳冠,一半給你做抹額,回頭拿給你看。”

這句話纔像話,但是抹額——

“你親手做得嗎?”

車窗打開,關上,打開——

“寶石他們打磨好了送過來,你要是不嫌棄我就給你做。”

賀燼笑起來,眼底帶著點心滿意足,他提筆,有一肚子話想寫,可又覺得不足以表達自己的心情,最後隻能提筆寫下四個字:“求之不得。”

他抬手要去開車窗,冷不丁察覺到身上有些古怪,有種被注視的感覺,他一怔,謹慎的看了長公主一眼,就見她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母親,您看我做什麼?”

長公主歎了口氣,深色認真起來:“燼兒,母親在你眼裡是個木頭托生的嗎?”

“……母親何出此言?”

長公主音調猛地拔高:“那你怎麼就來來回回拉風箱似的折騰,還覺得本宮察覺不到?”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